影视

媒介之变|Netflix 会改变电影吗?

媒介之变|Netflix 会改变电影吗?

既然电影不改变,人们就试图改变电影。发展了百年、已进入稳定态的电影行业正在被Netflix为代表的互联网流媒体公司撕裂着。

刚结束不久的第91届奥斯卡奖提名名单上,在互联网平台Netflix播出的《罗马》(Roma)拿下了包括10项提名,最终获得最佳外语片、最佳导演、最佳摄影3项大奖,并确定引进中国内地放映。此前,该片已经获得了第75届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第76届金球奖最佳导演奖等多项殊荣。共计118项的提名与获奖使得《罗马》成为2019年含金量极高的一部影片。同时,另一部Netflix原创作品科恩兄弟的《巴斯特·斯克鲁格斯的歌谣》(The Ballad of Buster Scruggs?)也在诸多电影节上获得多项提名并获奖。在这之前,2017年,奥斯卡史无前例第一次把最佳原创剧本奖小金人颁给亚马逊发行的《海边的曼彻斯特》(Manchester by the Sea)。这些电影从制作到发行,模式都不同于传统的电影业。

媒介之变|Netflix 会改变电影吗?

《罗马》剧照

媒介之变|Netflix 会改变电影吗?

《巴斯特·斯克鲁格斯的歌谣》剧照

“互联网电影”冲入“影院电影”的世界,在从根本上挑战我们对“电影”的理解。也在引发电影业内的的焦虑和抵抗。去年,知名导演史蒂文·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就直言“Netflix推出的电影就不应该有资格参与奥斯卡奖的角逐”。而近日,拥有浓厚电影文化和严格的艺术保护机制的法国把Netflix的崛起视作美国财阀对传统文化产业入侵的抗议书,再一次引发了人们对电影媒介的焦虑。早在2017年,在法国电影院和评委会主席阿莫多瓦(Pedro Almodovar)公开“抗议”后,Netflix甚至一度被戛纳驱赶出局。如今,Netflix与戛纳似乎握手言和,但未来电影工业的面貌,却依旧模糊不清。

媒介之变|Netflix 会改变电影吗?

视觉中国 资料图

“守旧”的影业与进击的Netflix

不少人认为,戛纳对Netflix的妥协几乎是一种必然,因为传统影业的黄金岁月似乎早已过去,而互联网影视的春天才刚刚开始。

2017年北美电影市场遭遇寒冬,票房下跌2.7%,是22年来的新低。2018年,北美电影市场票房有所回暖,但观影人次仅增加4%左右,其实也只是回到了2016年的水平。2017年,欧洲市场,观影人次都遭遇或多或少的下滑。只有英国票房增长。其中,观影习惯深入人心的的法国也不例外,根据法国国家电影中心的滚动数据,2017年法国的观影人次较2016年跌幅为1.3%。

与之相对的。则是Netflix全球订阅用户在稳步增长,家庭渗透率逐年提高。截止2018年第三季度,Netflix全球订阅用户为1.37亿,美国本土市场家庭渗透率为50%。并且,正是从2018年第三季度开始,Netflix开始盈利,成为全球罕见的盈大于亏的互联网媒体平台。在法国,Netflix拥有超过500万订阅用户,超过当地最大的付费电视集团 Canal Plus(476万用户)。

观众的数量和影业的发展趋势似乎宣告着戛纳等老牌电影节投降的必然——毕竟,如果真的让网络平台上富有观影基础和口碑的优质内容流向艾美奖,那么传统电影节也不再具有公信力,守旧的评判标准只会让它成为一个笑柄。

话虽如此,传统影业对互联网势力的抵抗却远远没有结束:Netflix和戛纳的矛盾依旧深重,为了符合电影节评判标准,Netflix不得不让其影片在电影院播出。此外,威尼斯电影节期间,意大利电影业多了许多抵制Netflix的声音,以至于意大利文化部宣布新的法律,要求所有意大利制作的电影在流媒体播放之前在电影院放映。

传统影业对互联网平台的反感一方面源自于互联网对电影形式的改造。它彻底解构了电影观看的仪式感和社会性,将其变成了一个个体性的消费行为,这被很多人认为是对电影艺术的亵渎。尤其是在电影文化浓郁,遍布小电影院的法国——随意走几分钟,以最低廉的价格,法国人就能看到最新或者最经典的电影,电影院成为了平民娱乐文化的重要场所和连接纽带。正如戛纳电影节70周年特别放映的阿涅斯·瓦尔达(Agnès Varda)导演的纪录片《脸庞、村庄》(Visages, villages)中所展示的,一位生活在法国乡村的工厂工人和他的朋友定期去电影院看电影和聚会,这是他们日常生活的重要部分。而在互联网平台的观影过程中,不仅取消了这种富有历史感的文化社交,还把观影变成随时可以中止、放弃乃至跳跃的操作。观众将电影创作者从神坛上拽下,宣告了彻底的主体地位,这样的事实让电影创作者们难以接受。

除此之外,更重要的争端主要在于:Netflix、亚马逊和Hulu这样的流媒体让高品质内容在自己的平台超前上映或者与影院同步上映,剥夺了传统院线优先发行电影的红利期,直接触及院线的根本生存利益。

在美国,Netflix就因此受到影业的抗议。2015年,Netflix自主发行了首部故事长片《无境之兽》(Beasts of no nation),该片获得了当年威尼斯、金球奖当多个奖项的提名。就在Netflix试图在线上和院线同步上映时,遭到了帝皇、AMC、Carmike和Cinemark北美四大院线的联合抵制。院线声称,Netflix同时推出流媒体版本,违反了院线享有的传统90天独家放映窗口时间。

而在欧洲,对电影的保护法规则更加严格。法国政府就采取了一些措施:法国国家电影中心(CNC)有特定电影基金,从电影票、电视、影碟的销售额中征收一定比例税务用于资助影视创作及发行。而法国生产的绝大多数电影都直接受惠于这一基金。并且,电影产品要首先在电影院播放,必须等三年后才能在其他平台播放。这样,其他平台不仅为电影提供初始资金,也成为电影在几年后收回成本甚至盈利的市场。

这些保护影业的举措不只是在为电影从业者获利,还旨在与对电影多样性以及电影新作者的支持和保护。例如,CNC每年拨款数百万欧元设立资助计划,每年在全世界范围内挑选50部资助。在2015年,全法国发行的电影达到654部,来自49个国家和地区,其中艺术电影的比重高达62.1%。由此,也就不难理解这些自诩为影业保护者和捍卫者的人们,为什么把Netflix看作是入侵行业的洪水猛兽。

新世界还是老调重弹?

为了平息近来的质疑声,Netflix在今年3月4日通过官方推特账号强调了自己平等、多元、共享的价值观:

“我们爱电影。不过下面是一些我们同样也热爱的事情:

为那些去不起影院,或住在没有影院的小镇的人们,提供渠道

让每个人,在任何地方,在同一时间,享受上映影片

给电影人们更多的方式去分享艺术”

媒介之变|Netflix 会改变电影吗?

Netflix在今年3月4日通过官方推文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